阡綖_死于开学

文圈小白,主全职方王,会产凹凸,安雷嘉瑞不拆不逆。咸鱼一条,偶尔摸鱼,画画巨丑。
扩列的话,QQ:2569850386

我…我还以为你们要打架。
安静如鸡。
没事在这里不干个爽晚上回床上打架。
先把婚结了再说来日方长来日方长。
安哥替雷总管孩子什么的…。
(不是自家人干不出来这种事。…
卡米尔就不开心了。
我被追杀还要看你们老夫老妻秀恩爱我心好累喔。
躲在大哥锤子后面气哼哼。
佩利和帕帕默默看热闹。
佩佩:汪汪汪为什么他们还不打起来???
埃米和艾比负责当背景布。
艾比:喔怪不得我觉得这个恶心帅哪里不对。基佬的香气。
被遗忘的太子:mmp

【安雷】很短很短一个片段(说白了就是第八集预告片…。

“雷狮,下辈子投胎做个好人吧。”安迷修抬臂,凝晶直指雷狮喉间。雷狮懒洋洋的退后一步,手上却是握紧了雷神之锤,缓缓地拨开剑锋。

“下辈子的事留到下辈子再说吧。”他漫不经心的挑起一边嘴角,“安迷修,你是几分来着?”

“告诉你也无妨,我是「4」分。”安迷修面不改色地鬼扯,双剑一划摆了个迎战的架势抬眸看着雷狮,眼里带笑。

“真巧啊 ——”雷狮扬着眉梢,忽地前踏一步,甩起雷神之锤砸了过去。

“ ——我是「0」分。”

元力骤然间炸裂,光影纷飞,风与雷电交织着撕裂空气发出刺耳的尖啸,发亮的眼瞳中盛着彼此的倒影。

这才是他们的爱情。







不说了我希望他们明天结婚!!!!
先一起把这辈子过了再说!!!!!

马克笔试色摸鱼。
滤镜真好玩。……
p1无滤镜

【嘉瑞】神经病

“他叫嘉德罗斯。他是个……”
“…超级自大的神经病。”


格瑞本来是打算出来转转刷点积分的。

早知道会碰上这么个事我死也不会出来乱跑的。格瑞想着,猛地回身挡下迎面劈来的一击,耀眼的灿金色撞入他的眼帘。

…这家伙谁啊?格瑞忍不住皱眉。以前也不是没有来挑战他的,光明正大打一场也好暗中偷袭使阴招也罢,好歹都有开场白,像这厮一声不吭上来就打的真没见过。

退一步讲,这家伙要是个弱点的赶紧打完了算了,偏生不是个小角色,实力甚至凌驾于他之上。

那就只能是那一个人了吧。这就有些难缠了。格瑞手下使力一刀狠狠劈下,对方一个后跃落地轻轻巧巧地躲了过去。格瑞没再出招,面无表情地收刀,明摆着不想再和他打下去。

“不错嘛。”金发的不速之客眼中划过一丝兴味。

“……我认识你吗?”格瑞抬起眼皮,冷着脸问他。

“现在认识了。”他抬抬下巴,满是倨傲,“记好了,我叫嘉德罗斯。”

“我可没兴趣认识你这种人。”格瑞收回目光,别过了脸。

“迟早会有的。”嘉德罗斯以笃定的口吻说道,“像你这样的人,那些渣渣应该入不了你的眼吧?”

“我对他们怎么看,与你何干?”格瑞不想再和他纠缠,转头就走:“莫名其妙。”

“当然与我有关系。”嘉德罗斯眉峰微挑,提高了声音,“你是唯一配做我对手的人,怎么能和那些虫子混在一起?”

格瑞脚步一顿,直接开传送回了大厅,从牙缝里挤出来三个字:“……神经病!”

站在嘉德罗斯身后的雷德若有所思,问道:“老大,你喜欢冰山美人这号的?”

“比起我来是你更喜欢这型的吧。”嘉德罗斯耸肩,“说起冰山美人,你旁边不就有一个么。”

“诶?”雷德看了看身旁的蒙特祖玛,“啊……确实是这样没错呢。”

蒙特祖玛一抬胳膊给了雷德一个肘击,被他笑嘻嘻地躲了过去。

“不过我对冰山美人还真没什么兴趣。”嘉德罗斯挑了挑嘴角。

“我只不过是对他一个人感兴趣罢了。”

END

很短很短。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。
少得几乎没有的雷祖还是不要脸地打上了tag。
没开电脑有个中篇码不动,等我有空了发吧....。
其实还是懒。....

p2上色版

草稿流画风和草稿流上色。

瞎胡涂。

表达一下我爱嘉瑞。耶。

也不知道我一个写文的瞎涂个啥。....

肝完了。瘫倒。
六点起床。

森总真的超温柔哎   心化掉了

恋爱鴉:

在空间看到的......扩散一下叭

与格瑞打架未果而不爽的罗斯。
我爱嘉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【百日方王/Day 72】来日方长

*文风飘忽放飞自我(感觉自己每篇文文风都不一样。……)

*吴叶友情向,本文方王only

*文笔渣莫嫌

*Go

 

1.

王杰希今天右眼皮一直跳。

今天一定有什么糟糕的事情发生。他想。

这不是算命,不是玄学,而是直觉。

不会是蓝雨那些个吵闹鬼要来了吧。王杰希皱眉,忧心忡忡。

忧心忡忡的王杰希推开了微草训练室的门,冷漠地扯动嘴角。

呵。果然如此。

清新的一片绿色中一块橙红色格外亮眼。

Blingbiling的橙红色转过来,悠悠的吐出一口仙气儿。

“哟。王大眼儿。”

2.

王杰希很不爽。不是因为橙红色破坏了他的植物色体系。

“要抽烟出去抽。”

“怎么啦,又不会烧了你们。”叶修撇嘴。

“我的队员们是电竞选手,不是空气净化器。”

“哎,这你就不懂了,他们要学会在恶劣的环境下生存。”

微草队员们沉默,柳非很合时宜的咳嗽起来。

王杰希打开窗户,一把拉开训练室的门,比了个请的手势:“出去。”

“…啧。”叶修走出去,把烟掐了,“你就这么对你前辈的吗?”

王杰希走到外面,顺手带上训练室的门,“我觉得对你的话,没什么尊重的必要吧。”

袁柏清看着关上的们,悄悄对柳非比了个手势。

计划通。

3.

“那对谁有尊重的必要?”叶修双手插兜,斜眼瞅他,“方士谦吗?”

“……他?”王杰希抽抽嘴角。

“那是谁?难道是魏琛吗?”

“……韩队吧。”

“……我比不过老韩吗???”叶修皱眉,“你这是对我人格的践踏啊。”

王杰希心说你比不过韩文清怎么就是对你人格的践踏了,嘴上回道,“不存在的,你没有人格。”

“……叶修惊叹,“王杰希你心脏了,跟谁学的?”

“和前辈相处耳濡目染。”王杰希脱口而出。

等等。

这种对话方式好像有些似曾相识啊。

像很久之前的时候。

“你以前就这么和方士谦说话的吗,怪不得他以前老说你沉迷于怼他。”

4.

是他沉迷于怼我才对。王杰希想,问他,“你有事吗?”

“没事啊,没事就不能来了?”

“你的话,空闲的时候去别的城市逛逛的几率太小了。”王杰希哼了一声,“还和那帮孩子串通好了,说吧,想干嘛?”

“……”叶修沉默数秒道,“王杰希你不会真会算命吧。”

王杰希翻了个白眼。

什么算命。谁说我会算命。黄少天是吧。改天打爆他。

“是啊,我会算命。”

“我掐指一算——”王杰希拿出手机摁了串数字,不远处微弱的手机铃声响起:“那家伙回来了是吧。”

训练室的门开了,却是袁柏清探出头来,举着手机问道:“呃……队长你有什么事吗?”

5.

王杰希一愣,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机。

“联系人  方士谦  拨号中”

是他没错啊。

“…也对。”王杰希忽然笑了,“你可从来不按套路出牌,这时候还要再开个玩笑。失策了。”

“你老这样,喜欢把事情条条理理规划好,跟张新杰一样。”方士谦从门后面走出来,把手机从袁柏清手里抽出,“看你处理意料外的东西还是蛮有意思的。”

叶修笑,摇头,“你们俩的乐趣我不懂。”

“这可不是你随便打乱我的计划给我找麻烦的理由。”王杰希低头,摁了电话。

“计划是永远赶不上变化的,王杰希小队长,”方士谦揉了一把袁柏清的狗头,“就好像你永远不知道刘小别什么时候会玩手机,叶修的下限什么时候能再次刷新。”

叶修无奈望天。

6.

“嗯,然后呢?”王杰希点头。

“你也不知道我下一秒会说什么,比如——”方士谦忽然露出欠揍的笑,“杰希啊,几年不见你的大小眼更明显了。”

“方士谦,几年不见你倒是很好的贯彻了霸图精神,一如既往地将欠揍的精神发扬光大。”

叶修点头,嗯很好气氛很融洽。溜了溜了。

王杰希冷漠地看着叶修跑掉,问方士谦:“你怎么把他叫来了?”

方士谦耸肩:“他来接他的老朋友,顺道来看我一下咯。”

“吴雪峰?”

“嗯哼。”

“哦。”王杰希点头,“那你回来干嘛来了?”

7.

“我想回来就回来了你管我哦?”方士谦瞪他。

“哦。”王杰希盯着方士谦看,盯得他浑身发毛:“……好好好我想你了不行吗?”

“是嘛?”王杰希继续盯着他看,“那你这么久了都不回来的?”

方士谦撇过头去,嘟囔:“你不也没找过我吗……电话都不打一个。”

王杰希反应了两秒,被他气笑了:“合着你和我置气呢是嘛?”

“谁他妈和你置气了老子是有事了才回不来的好不好!”方士谦矢口否认,“我会那么幼稚吗!?”

“……你不幼稚吗?”

“开玩笑!”方士谦跳脚,“还有我知道我帅你能不能别一直这么盯着我看?”

“……你这么大人了可要点脸吧。”王杰希嫌弃摇头。

袁柏清在门边探出脑袋:“不存在的队长,这种东西他就没有。”

方士谦一扭头两眼放出杀人的光:“滚回去训练!”

袁柏清“啪”的一声把门关上了。

8.

“那现在做什么?”王杰希裹了裹风衣,问他。

“……哈?”

“我要看他们训练,你要怎么办?”王杰希解释。

“今天是国家法定假日啊王杰希!训什么练!”方士谦痛心疾首,“兴欣都放假了!”

“他们草根战队无组织无纪律我们不能和他们学。”王杰希一本正经地说。

“…你可闭嘴吧。”

“这又不是我定的,你不能退役了就鼓动我消极怠工,有意见找经理去。”王杰希斜了他一眼,“You can you up,you can’t就别吵吵。”

方士谦想了想微草经理一阵恶寒,“…他估计得弄死我…不是你是队长啊你怎么不去呢!?你要去的话不仅存活率比我高成活率也比我高好多好不好!”

“不好。”王杰希一口回绝,“你如果喝一年豆汁的话我可以考虑。”

“……你怎么不让我去死呢。”

9.

王杰希耸肩,“这不是差不多嘛。”

“……你怎么还理直气壮的!?”

王杰希撇撇嘴,伸手推开训练室的门,里面嚎了一声,小崽子们往后退了几步才站稳,一脸尴尬。

王杰希皱眉,一群小队员们站成一排,袁柏清望天,刘小别看风景,柳非盯着地板,高英杰摸摸头,周烨柏扯扯衣服,肖云吹着口哨往旁边瞟,梁方和李济迷之对视,两秒后同时转脸。

王杰希的目光飘到许斌身上,许斌摊手,满脸“我可管不了这帮子祖宗”。

“……今天放假。”

“耶!!!唔!……”袁柏清一声欢呼被刘小别捂住了嘴,“薄情儿,要矜持。”

“行了。走吧。”王杰希转身,摸了摸车钥匙,“行李是不是还在你那呢?”

“是啊。”方士谦腿一迈跟着他一起走,“去拿吗?”

“你要是不想要我也没意见。您钱多么随意挥霍。”

他们并排走着,手不时会碰在一起。方士谦干脆直接扣上王杰希的手,王杰希回握,两个人就十指相扣的牵着手,晃晃悠悠的消失在众人视线里。

一如从前。

10.

又堵车了。

王杰希把搭在方向盘上的手放下来,听坐在他旁边的他的前副队叨叨。

“哎,话说我那房子你是不是去过?”

“是啊。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。”方士谦想起来昨天推开门时看到的情形,“看上去不太像几年没人住的房子。”

“我有空的话回去打扫一下的,不想回来就直接过夜了。”

“那我还真是荣幸啊,能让个懒癌给我打扫屋子。”

王杰希笑笑,说:“哎对了,我爸妈今儿个来了来着。”

“我操?”方士谦愣了,“合着我要去见家长啊?那我用不用换身儿衣服啊?”

“不用,反正你穿什么都那个蠢样儿。”

“……我还以为你要夸我帅。”

“啊,好,你最帅,方神世界第一帅。”王杰希靠在椅背上,笑得眉眼弯弯。

方士谦盯着他的侧脸看了一阵子,道:“过来。”

“干嘛?”

“我想亲你。”

王杰希觉得好笑,凑过去亲了人一口,调笑道:“还要吗?”

“回去再说。”方士谦舔舔嘴,“反正咱们,来日方长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小剧场

王杰希:可是我爸妈今晚在家喔?

方士谦:……

真·END

 

感觉我现在写东西一次比一次诡。

嫌弃自己。

 


【嘉瑞】以爱为名

*第一次写凹凸同人

*我觉得要崩

*双向暗恋

*瑞金友情向

*一些用「」括住的是曾经的画面emmm大概。话废。我似乎描述不出来。就是类似漫画中回忆画面的东西。Orz   感觉有点意识流

*Go

 

格瑞坐在断崖边上身后轻微的响声让他皱了皱眉,伸手摸向烈斩。

 

转头后发现是嘉德罗斯,而后者似乎并没有想和他打一架的意思,坐在了他旁边。

 

“喂,格瑞,问你个问题。”

 

格瑞把摸着刀柄的手放了下来,头转回来看着远处。

 

嘉德罗斯知道他这是默许了,继续道:“制造我的人告诉我,人类的情感是世界上最复杂的东西。”

 

“我觉得也没什么难懂的,无非是喜怒哀乐和别的什么。”

 

“比如我和你打架的时候会觉得开心,看到你和那个渣渣在一起会不爽。伤心倒是没有过。大概是那个排名第五被甩了一巴掌的感觉。”

 

“但是…”嘉德罗斯的表情罕见的有些茫然,“‘爱’是什么?”

 

……这可一点都不好解释。格瑞想,我是抽了什么风来听他讲这些。

 

他尝试着组织了一下语言:“你知道‘喜欢’吗?”

 

嘉德罗斯看着他,点点头。

 

“‘爱’与喜欢类似,感情程度上要再深一些。”

 

嘉德罗斯哦了一声,大概是听懂了,“那爱一个人的话,是什么样的?”

 

……不会是恋爱了吧这家伙。格瑞心里莫名的有些不舒服。

 

居然会有入得了他的眼的人吗。

 

“如果你爱一个人的话,你总是会想到他。”

「今天没见到他。大概去修炼了。」

 

“会觉得他很吸引你。”

「……很耀眼啊。」

 

“喜欢看他笑。”

「虽然看起来还是不可一世的样子,但是笑起来还是蛮好看的。」

 

“想去关心他。”

「我要不要去给他送药。」

 

“看到别人离他太近会不开心。”

「那个跟班是喜欢他吧。看不出来吗笨蛋。」

 

嘉德罗斯若有所思的点头,看着格瑞:“那我可能爱上你了。”

 

“……!”格瑞扭过头,表情有些惊诧。

 

“它跳的有点快了。”嘉德罗斯摸着他的左胸,“不应该是这个速度的。还有种怪怪的感觉。

 

“我老是会想起你。”

 

“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吸引我的人。”

 

“你笑起来很好看,虽然你没怎么笑过。”

 

“你受伤的时候我会想去看你。”

 

“每次那个渣渣凑到你边上的时候我都想打爆他,不过你可能会不高兴。”

 

“所以,格瑞,我觉得我爱上你了。”

 

“……”格瑞说不出话来。

 

他听见他自己的心跳。

 

咚咚。咚咚。

 

要爆了。

 

嘉德罗斯慢慢凑近,格瑞垂着眼,没有躲。

 

鼻尖相触,呼吸交融,嘉德罗斯的唇最终还是贴上了格瑞的,只一下便错开。

 

“为什么不躲?”嘉德罗斯问他。

 

格瑞不说话。

 

“还是说,”嘉德罗斯笑了起来,目光灼灼,“你也爱我?”

 

“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咯。”

 

格瑞忽然抬起头来,“对,我也爱你,怎么?”

 

嘉德罗斯愣住了。

 

他伸手捏住格瑞的下巴把他拉近了些,“再说一遍。”

 

格瑞直视着他金色的眸子,毫不掩饰自己的情感,“我爱你。”

 

太快了。这个频率跳下去系统会崩溃的吧。嘉德罗斯想着。

 

但他一点都不在乎。崩溃就崩溃吧,值了。

 

于是他捏着格瑞的下巴一口咬在他嘴唇上,格瑞微微皱眉,任他把溢出来的血液舔尽,把甜腥味搅在他的口腔里。

 

嘉德罗斯的吻像他自己一样霸道,蛮横,又肆意。格瑞出人意料的没有反抗,闭上了眼。

 

他们吻了很久,直到格瑞有些缺氧,嘉德罗斯才放过他,意犹未尽地舔舔唇。格瑞脸上有点泛红,伸手抹了抹嘴。

 

嘉德罗斯看着他,刚想说话,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:“格瑞!我来找你啦!你在这吗?”

 

啧。讨厌鬼。

 

格瑞站起来,往声源处看了一眼。

 

嘉德罗斯也跟着站起来,阴沉着脸走向金。

 

“格…嘉嘉嘉嘉嘉德罗斯!?”

 

不会要打起来吧。格瑞想,我待会是不是要去劝架?

 

嘉德罗斯抬起下巴,眯起眼盯着金:“渣渣,你最好给我离格瑞远一点。”

 

“嗯嗯嗯???”金反应了两秒开始跳脚,:喂喂凭什么啊!大赛第一很了不起吗!”

 

“我的东西,你们这种渣渣可没资格碰。”嘉德罗斯头也不回的走了,“回见,格瑞。”

 

金还没有从不爽的情绪中脱离出来:“他那什么态度啊!!!那么拽干嘛啊!!!”

 

格瑞看着嘉德罗斯的背影,微不可查的笑了一下。

 

“……宣示主权吧。”

 

“诶?格瑞你刚刚是不是笑了?”

 

“……没有。”

 

END

日常烂尾。

我真的是个安粉。

感觉总把握不好人物性格什么的。……

感觉金好ooc啊

有没有可爱的小天使愿意和我探讨一下各个人物性格。